当前位置 :首页 > 新媒体资讯 > 抖音号资讯 > 文章详情

云旅游拯救了五一黄金周?抖音号交易运营技巧

作者:蒂维丽 点击: 发布时间:2020-09-20 11:46

抖音号交易,抖音号运营

云旅游,是这个五一黄金周当之无愧的关键词。

5月7日,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和高德地图联合发布的《2020年五一假期出行总结报告》显示,今年五一假期,云旅游成为用户的“出行”新选择。5月1日快手平台的旅游短视频作品数对比今年清明假期首日上升45%。其中,年轻群体成为旅游直播主力,30岁以下主播的占比达60%。

而就在前一天,抖音发布的《2020年五一抖音数据报告》指出,五一假期中,云旅游已是热门选择,该平台上的旅游相关视频获赞超4.7亿次。

数据之下,云旅游拯救黄金周、激活低迷的旅游业,只是短期效应。

这背后,需要看到支撑这个新模式进击的是用户、是商家、是平台,是整个旅游生态的态度。

云旅游的火热是客观形势的选择,还是真正击中了行业痛点,对旅游出行的升级再造也许还有更多新思路。

云旅游救急下的众生相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古人的创造力确实让人赞叹不已。”五一期间,吕晶在抖音上看了一场梵净山的旅游直播,发出这样的感叹。

吕晶所在的城市离贵州梵净山有8个小时车程,本来计划今年五一节带着父母和孩子自驾前往,但由于孩子刚复学,学校禁止孩子和家长出远门去旅游,所以放弃了原本的计划。

吕晶告诉锌刻度,其实一开始对云旅游的期待并不高,但是看完直播之后觉得很值得一看,“导游讲解很不错,拍摄也很细致。”

假期中,吕晶还带着孩子一起看了关于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故宫博物院等云上游览,“感觉比挤进人堆去游览,体验更好。”

在吕晶看来,云旅游其实有超越实地旅游的优势。一方面可以听到很优质的讲解,了解到当地比较全面的风土人情,另一方面能看到更多细节,去到一些实地旅游去不到的地方。

但跟吕晶相反,张正新是个徒步和摄影的爱好者,他认为旅游还是要身临其境,想自己去现场体验,“比如品尝当地的美食、呼吸山间的新鲜空气、跟当地群众沟通交流、拍摄照片短片……这些就不是能通过云旅游可以体验得了的。”

不过张正新也觉得直播旅游,倒是可以成为一种分享旅游的新方式。在五一期间他自驾去了川西,擅长摄影的他一边走一边拍,有信号的地方就开启直播与家人和朋友分享旅途的风景。

另外,张正新还认为云旅游的模式可以取代关于旅行的文字攻略。之前,要去某一个地方之前,很多人都会在社交论坛和出行平台去收集整理出游攻略,而这些攻略大多是图片和文字,且多出自于旅行爱好者,阅读感受和专业度参差不齐,“现在云旅游这种直播或者视频的方式,倒是能让人们更直观地了解计划出游地的相关情况。”

张正新的这个观点,其实早在罗文金的脑海里出现了。

2012年,罗文金来到海南三亚做本地的私家定制旅游。他向锌刻度表示,在去年上半年他实现了推广自己旅游资源的短视频计划。

“现在大多数旅行社和商家给大家介绍旅游资源主要都还是以文档搭配图片的形式,文字表达很多东西难以展现。”以前是碍于平台、技术和成本做视频方案困难重重,现在视频制作简单了,平台发布也方便,再加上用户不再担心流量费用问题,“视频方案在体现真实度和了解的全面性上是肯定要更受用户青睐的。”

如今,罗文金自己上镜做导游,将他推荐的定制旅游方案线路全部拍成视频,并在其中有针对性地进行景点、酒店、美食乃至一些安全事项的讲解,“很多用户就是冲着我们的真实性才买单的。”而疫情之下的这一段特殊时期,罗文金也在抖音等平台带着用户进行云旅游,虽然他也知道短时间内带不来实际订单,但至少可以维持自身品牌的流量和热度,为之后的复苏做一些铺垫。

虽然收获了点赞,但云旅游还是无法解决当前旅游业务冷淡的现实困境。

当锌刻度问起在云南丽江和朋友一起经营酒店的陆涛,热火朝天的云旅游是否会对酒店行业有所帮助之时,他显得有些泄气:“这个救不了我们的当务之急,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带来实际订单。”

陆涛给锌刻度算了一笔账,自己投入了200多万元的现金,又在银行贷款了400多万元,现在虽然入住率能达到30%~50%,但还是无法维持开支更别说补上之前的亏空。

当然,陆涛并不否认云旅游会对旅游业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但他目前最焦虑的是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国内某旅游平台的西南地区负责人也向锌刻度坦陈,现在各大平台推云旅游服务也是无奈之举,“业务大面积停滞,如果什么都不做也不行”,他认为云旅游产生的效应可能短期内难以显现。

互联网企业竞相搭建新消费场景

伴随着气温升高,疫情也逐步得到控制,五一假期中旅游业的复苏就是最好的证明。据文化和旅游部透露,五一节期间,全国共计接待国内游客1.15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75.6亿元。

除了传统线下游之外,今年的五一旅游消费中,云旅游也是关键词之一。不仅平台们卖力争夺线上云旅游流量,各城市景区也纷纷自主推出云旅游项目,做好线上线下联动。

对于这一细分市场的潜力,巨头们的嗅觉十分敏锐。

五一期间,云南腾冲文旅局携手腾讯微视发起了“五一云游”主题活动,以创意短视频方式展示景点,并且使用视频挂件就有机会获得指定景区门票和其他伴手礼。

五一云游,成为这个假期云南旅游重点打造项目

一方面让线下旅客找到互动点,另一方面让足不出户的云游客隔着屏幕感受到当地人文风情,这的确是不少景区与平台联合推出云旅游的初心。

线上线下配合之下,五一假期,云南的交出的成绩单也非常不错:接待游客超996万,旅游总收入78.58亿元。

另外,陌陌在五一期间推出了“一诗一城”的云旅游活动,选择近百首来自唐、宋、元、明、清时代的诗歌,展现祖国34个省级行政区的大好河山。

新华社的“快看”直播间也在五天时间里开展了近10场直播,从广州塔到武汉黄鹤楼,再到贵州大兴东、天津古文化街、甘肃嘉峪关关城等多个知名地标。

数据显示,“云游黄鹤楼”直播在新华社“快看”抖音号和快手号观看量超过79万人次,其中快手号点赞数超过20W。最后一站甘肃嘉峪关关城,快手“快看”观众10W+,获点赞12.3W,抖音“快手”观众数十万。

在一众云旅游节目中,抖音“云端旅游局”的“珠峰直播”算得上是较为出彩的一款。去年曾成功登顶珠峰的旅行探险家汝志刚,这次带着镜头决定再次征服珠峰。“世界第一高峰”带来的神秘感与超越精神吸引了大量观众。

云游珠峰

无论云旅游目前能够收获多少流量,又能转化为多少可引至线下的流量,似乎现在各大巨头都将云旅游视作一个不可忽视的新消费场景,也正寄希望于依托技术的创新来催生出新的商业模式。

伪概念与真趋势之争

“云旅游”概念的诞生及爆发也不过短短数月,从故宫博物院开发“玩转故宫”小程序,到目前拥抱云旅游项目的城市、景区、平台越来越多,这一概念迅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

不过就在云旅游进展得如火如荼之时,另一个声音也开始出现:云旅游就是个伪概念。

的确,在不少人眼中,云旅游的出现实际上是在旅游业被迫按下暂停键后,业内人的自救。一方面减轻从业人员的焦虑感,另一方面也是平台在探索求生之路。但“救火”只是一时,于旅游业的长期发展来说,还需要解决的是收益问题,也就是将流量变成留量的问题。

对于这样的质疑声,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专家王笑宇对媒体解释:“云旅游绝非一项单一化的产品,它是结合线上与线下的融合化产品。”

马蜂窝也表示,云旅游将成为旅游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突破口,也将成为平台旅游资源、服务创新比拼的新战场。随着5G时代的来临,或许旅游行业将通过前期市场的培养和技术的升级,迎来全新的面貌。

有业内人士提到,云旅游最重要的功能是种草。但云旅游的意义,也许并不止步于此。

除了展示风景、打开问创产品的销路之外,云旅游还将拥有更多的教育意义。跟随网络到达更下沉的市场,也将不同城市、景区的文化知识、历史价值普及到更广阔的人群中去。(文中所有受访者均为化名)